聚焦全球热点新闻

主页
分享互联网新闻
黑丝人家资讯网-国内外新闻时事,奇事,新鲜事

看完罗永浩的“真还传”,我笑不出来

更新时间:2020-09-30 00:00:00点击:

看完罗永浩的“真还传”,我笑不出来(图1)

  文/园长编辑杨晶

  来源:刺猬公社

  “真还了!”

  9 月 23 日晚上,《人民法院报》在官方微博上为罗永浩“背书”,称罗永浩目前已经不是被执行人。罗永浩自己也在脱口秀大会总决赛上说,他始于 2018 年的 6 个亿债务,已经还上了 4 个亿。

  先别管罗永浩创办的锤子公司还欠多少钱没有还,至少,他本人不会因此被人称为有钱不还的“老赖”了。

罗永浩已经不在被执行人名单中(以上显示均为重名)图源: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
罗永浩已经不在被执行人名单中(以上显示均为重名)图源: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

  很多人也对罗永浩的还款经历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一般而言,欠下巨额债务的创业者,破产或者跑路时有耳闻,鲜有像罗永浩一样,吭哧吭哧地老老实实遵守欠债还钱的古老商业操守的。特别是在综艺节目《脱口秀大会》上的精彩表演,让不少观众产生了“罗永浩靠直播带货 1 年就还上 4 个亿”的错觉。

  事情的真相,还要从罗永浩到底欠了谁的钱、欠了多少钱讲起。

  罗永浩和锤子,到底欠了多少钱?

  首先需要厘清的是,罗永浩所言的 6 亿欠款中,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他创办的锤子公司欠款,真正在他个人名下的欠款,只有 1 个多亿。

  据《人民法院报》的消息,由于罗永浩已经不在被执行人名单上。这意味着,要么是罗永浩已经完全还清了个人名下欠款,要么是那些还没收到帐的债主,暂时没有用法律手段要求罗永浩还钱。

  至于锤子公司欠下的债务,这部分则相对复杂很多。

  从裁判文书网、执行信息公开网等官方渠道可以发现,罗永浩创办的锤子公司至今仍然欠着几十笔未还清款项,相应的限制消费令也有多个。刺猬公社统计,仅仅在公开信息中有据可查的款项,就有大约 4000 万元人民币(不含利息、违约金等)。

  也有自媒体统计出了更大数额的欠款数据。比如《凤凰 WEEKLY 财经》,就引用互联网数据查询平台的信息,称北京锤子数码科技公司、锤子(软件)北京有限公司涉及的被法院执行总金额超过了 7000 万元,未履行金额 3500 万元以上。

“南山必胜客“赢了这场官司,却拿不到钱图源:中国裁判文书网
“南山必胜客“赢了这场官司,却拿不到钱图源:中国裁判文书网

  腾讯、滴滴、1 号店这样的大小巨头,都是从锤子公司讨不到债的“苦主”。刺猬公社在查询法律文书后发现,目前锤子仍欠腾讯云计算 140 多万、滴滴出行 25 万、1 号店 260 多万。。。。。。至于那些行业外并不知名的手机零件供应商、广告营销服务商,更是有债追不回。

  从北京的广告产业园到昆山、东莞的电子加工厂,手机制造、销售的上游下游,处处都有被锤子拖欠账款的公司。

  还有媒体指出,锤子公司早已将大部分法人代表,更换为一位名叫“温洪喜”的人士。

  这位神秘的“温洪喜”,至今也没有一个公开的身份。据凤凰网财经报道,罗永浩曾专门发过微博,寻找当年和他一起做英语培训的同事“温洪喜”,但不确定两者是不是一个人。

  很多人质疑过,更换法人代表之举,是不是罗永浩意在“金蝉脱壳”、“李代桃僵”,罗永浩则在微博回应称,他不再担任法人代表,是为了更好地为了还帐而奔走,避免限制消费令造成的无法乘坐飞机、高铁等不便。

  对于一些连续创业者来说,很多人都会在这山穷水尽的一步选择公司破产,甩掉个人债务重新来过。对于罗永浩来说,他没有用这种“合法”的方式一走了之,这固然值得尊重。但别忘了,还有不少在手机品牌背后默默努力的工厂,可能还没有拿到被拖欠了好几年的货款。

  罗永浩怎么还钱的?

  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,罗永浩并不是在做带货直播之后,迅速还了 4 个亿。

  2019 年 11 月初,罗永浩在长文“一个老赖 CEO 的自白”中,告诉大家他和锤子最多的时候欠款 6 个亿,在“过去的十个月”(指 2019 年1-10 月)中,已经还了 3 个亿左右,其中,罗永浩个人筹集到了几千万。

  也就是说,罗永浩和锤子公司在 2019 年 11 月至今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一共还了大约 1 个亿 。

罗永浩在微博表示,“4 个亿”不全是直播电商所得。图源:罗永浩微博
罗永浩在微博表示,“4 个亿”不全是直播电商所得。图源:罗永浩微博

  2020 年 9 月 24 日,罗永浩在微博中再次澄清,表示“4 个亿还了近两年,还包括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 1.8 亿。”其余的部分,也不全是靠着直播电商赚到的,有一部分是“参与做另一家公司赚到的钱。”

  对于“电商直播赚到多少钱”这个话题,罗永浩始终没有正面回答。“Tech 星球”、“凤凰 Weekly 财经”等自媒体分析,从 2020 年 4 月在抖音做电商直播至今,罗永浩团队仅签约费+坑位费+佣金费的主营收入,约为 6.92 或 6.8 亿元不等。

  尽管这个数字可能和真实收入有所差距,但减去罗永浩电商直播公司“交个朋友”的运营费用,理论上讲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剩余,罗永浩显然能从中获利不少。

  “没有意外的话,未来一年应该差不多还上了。”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上,对自己目前的还款能力非常乐观。

  除了电商直播,罗永浩和交个朋友公司也在构建新的商业版图——在淘宝上开店,申请“老罗严选”商标,做自营电商……罗永浩正在重新把生意越做越大。

  另外,在爆款综艺《脱口秀大会》担任“领笑员”,代言 360 旗下手游《三国志·自立为王》,甚至为疑似微商的招商大会站台致辞……在这场“真还传”中,频频跨界的罗永浩欠钱越来越少,个人曝光越来越多。和历经艰险的手机生意相比,“卖艺”似乎更适合这位从博客时代就一直活跃的“网红”。

  还钱应该,但真没必要吹

  刺猬公社还从互联网公关从业者处了解到,9 月 23 日晚上,罗永浩那段“还了 4 个亿”的脱口秀能够火遍全网,“交个朋友”公司公关在背后出力良多。第二天全网铺天盖地的“罗永浩真行”稿件,也有相当一部分与罗永浩团队有关。

罗永浩“频频”喜提热搜图源:云合数据
罗永浩“频频”喜提热搜图源:云合数据

  从商业的角度上讲,这种行为无可厚非,属于正常的营销包装活动,不违背基本的商业伦理道德。

  不过,这也为人们从侧面思考提了醒:我们真的有必要跟着公关吹罗永浩吗?

  先看看罗永浩最近这一年,除了直播还做了什么。

  2019 年 10 月,被字节跳动收购的锤子手机团队发布了一款新机,“网红款”的造型和锤子一贯的设计风格背道而驰。罗永浩在微博表示“能劝的都劝了,我不会买。”

  很快,罗永浩删除了这条微博,并且致歉。但这次“回踩”,让很多曾经的“锤粉”失望透顶。

  2019 年 12 月,就在宣布进军电商直播的几个月前,罗永浩还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名为“老人与海”的发布会。这场“演出”延续了他语言艺术的一贯水准,产品却是一款名为 Sharklet“鲨鱼皮”的抗菌材料,性能、效果等方面均存疑。发布会之后,这款产品也很快没有了下文。

  这场发布会,也被称作罗永浩最“没有水花”的发布会。后来的事情,我们都知道了——去抖音,做起了电商带货直播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罗永浩直播的“坑位费”从 70 万降到 20 万,每周一播也变成了每周三播,还将在新年前后变成日播。在直播中,罗永浩也出现过把产品名称错说成竞品、商品变质过期之类的疏漏。“翻车”“不行了”的声音,始终都萦绕在罗永浩的直播间外。

  罗永浩的带货水平在提升,“交个朋友”公司也在推进供应链等直播电商必不可少的支持体系建设。“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还债。”罗永浩对媒体说。

  从法律上讲,罗永浩本人已经不再是“老赖”了。但对于很多人来说,他们的钱还没有影。

  “一分钱也没收到,这件事好像就被搁在那了。”

  “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能等待。”

  媒体凤凰 WEEKLY 财经引用了被锤子拖欠货款公司员工的话。脱口秀大会上的罗永浩包袱不停,热搜不断,他们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